来看中文网| 墨墨言情网| 逸云书院| 来看书栈 注册 导航
上一章

译后记金亮

作者:精品合集  发布时间:2017-01-22 13:04  字数:2482 

  翻译《等待》使我认识到世界上还有像哈金这样的作家。对他来说,作品好像不是写出来的,而是“磨”出来的。他不理解为什么有的作家写长篇小说能够两个月一挥而就,稍加点染即去发表。他是那种“笨”作家,使的是“拙”劲,用的是水磨功。《等待》写了四年,写的时候他自己也不知道能否发表。为了寻找一个准确的动词,他可以琢磨好几天。一本十几万字的长篇小说,每页稿纸他竟能修改上百遍!哈金曾经对我说,他写小说的时候,完成小说的故事只是个开始,真正的写作过程是反复地修改,直到同当初的立意相去甚远为止。在这个人人追求一夕成名(quick fame)和立时兑现(quick money)的年代,哈金这样的作家可算是稀有物种了。
  《等待》获得“美国国家图书奖”和“美国笔会/福克纳小说奖”之后,立即成为美国出版界和知识阶层的热门读物。“美国笔会/福克纳小说奖”的评委瑞吉纳尔德·麦科耐特教授(Prof.Reginald McKnight,著名小说家,马里兰大学英语文学教授)在颁奖给哈金的第二天对《华盛顿时报》的记者说,《等待》是“一本完美无缺的小说(a flawless novel),没有一个音节是误置或错误的”。我做了多年的电视记者和制片人,从来没有翻译过小说。要翻译这样一本“完美无缺的”获奖作品,自然没有把握。我把译好的“序”电传给哈金,他看了说:“你太拘谨了,没有放开。没关系,放胆去译,大致不错就行。”原来我总想着“没有一个音节是误置的”,追求逐字逐句的精确对照,生怕“无一字无来历”。哈金的信任令我一阵轻松,心想反正作者也懂中文,译得出了格就请他来修改—他最清楚自己的小说转换成中文后会是什么样子。
  一般来说,原著者同时通晓被翻译成的外国语的情况是不多见的。哈金的情况比较特殊:他是华人,中文是他的母语,却用英文写作。在翻译过程中同他合作,可以使译文成为权威、准确的阐释,同时又向翻译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。《等待》中描写的生活我并不陌生。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之前的中国大陆,孔林式的爱情悲剧在现实生活中比比皆是,根本不是哈金杜撰出来的天方奇谭。我和哈金是同时代人,书中的时代背景和北方的风物习俗我很熟悉。再加上哈金写的英文如同他的性格一样,实实在在,从不耍弄,所以对英文的理解不是太难,以致有些人认为《等待》很容易翻译成中文。但是以我作为翻译者的亲身经历来看,其实这是件很难的工作。难就难在要用同原著一样简练朴实的中文,忠实地反映出原著中那种悲怆而又不动声色的色彩和叙事风格。由于小说讲的是中国的事情,又要尽可能地不带有翻译的痕迹。
  哈金长期研究英美文学,他虽然人到中年才开始写作,但是已经为此做了深厚的文学准备。听他谈文学委实是一种愉快的享受。他会一改平时的不善言辞,对各类英美作家的作品、风格、特点娓娓道来。他不仅对西方文学复杂纷纭的流派了如指掌,而且对那些重要作家的逸闻琐事也如数家珍。在我印象中,好像没有他没看过的书。在众多文学大师中,契诃夫、海明威和福楼拜等人的作品对他影响尤深。在翻译《等待》的过程中,为了更好地理解哈金,我收集了他所有出版的诗歌、短篇小说和长篇小说。我认为,哈金最关注他笔下人物的命运由于一些“偶发”事件而产生的足以致命的逆转,使得他的作品悲情氛围十分强烈。特别是那些出色的短篇小说,很多都醇烈得好像“二锅头”(哈金在美国文坛实际上是以短篇小说著称的)。在翻译《等待》的过程中,我完全沉浸在哈金创造的世界里,心潮随着孔林、吴曼娜和刘淑玉命运的跌宕而起伏。当翻译到杨庚强奸吴曼娜的那一章,由于内心悲愤难平,我很不愿意译这一段,做做停停,足足花了一个星期才完成。在孔林和吴曼娜的婚礼上,苏然对他们说“你们这是苦恋啊”,我译到这里,泪水夺眶而出。我认为这句话实际上是全书的一个“眼”,一个感情的地火郁积奔突后喷发的火山口。但是,我在翻译时却要避免选用任何带有感情色彩的语言,要把滚烫的生活包裹在一层近乎冷酷的叙述风格(tone)之中。要做到这一点,有时候就像是一种“折磨”,因为哈金的英语已经朴实得不能再朴实,我的译文在选择词句方面已经淡得像白开水。译稿送给哈金看,没想到这家伙比我还要苛刻,指出一些他认为还是太“文学味”的语言,对我说“此处还应该再朴实”。我没有他那股细细的“磨”功,有时候干脆打电话给他,一个字一个字地同他“讨价还价”。哈金禀性老实忠厚,又长我两岁,待我如仁厚的兄长,只是嘿嘿地笑着说:“你是翻译者,你有最后的决定权,我不过是给你提点建议。”通常的情况是,我放下电话,再好好想想,还是他讲的有道理。
  哈金最不能忍受的是庸俗,用他的话讲:文字描写全在于“分寸”,一过了头就俗了。在《等待》的原著中没有一个粗俗的字眼,中文版中的一些骂人的话全是我认为“不过瘾”加上去的。有一句话我按照东北方言翻译成“比你娘的腚沟子干净”。哈金看了,认为应该把“沟子”两个字去掉,否则就“过了”。在哈金的小说中,他很擅长描写一些暴力场面。在杨庚强奸吴曼娜的章节中,他的性描写很有力量,具有一种金属撞击般的效果。他曾说,他最受不了维多利亚小说那种柔弱和俗媚。我在翻译强奸场面的时候,用了短句子和有爆发力的动词,而在强奸之后,则选择了较长的句式,突出痛苦的悠长。这样的处理得到了哈金的赞同。在整个翻译过程中,哈金对我的工作一直都很信任并尊重。
  《等待》到目前为止已经翻译出版了许多种版本,只有中文版的翻译得到了哈金本人自始至终的关注和参与。他不仅校阅了全部书稿,而且对许多句子都提出了修改意见。如果说中文读者感觉此书的中文还比较准确传神的话,那是我和哈金共同努力的结果。台湾的时报出版社出版繁体字版的时候,哈金不同意在书的封面标明“哈金校阅”等字样,读者只能在书尾最不起眼的地方看到“审稿:哈金”等几个蝇头小字。虽然他不喜欢居功,把翻译的成就都归在我头上,但只有我心里最清楚哈金为这个中文版的翻译倾注了多少心血。
  翻译《等待》,使我有机会向哈金学习对语言文字反复推敲打磨的功夫,而且对他实实在在写作、诚诚恳恳待人的品格有了更深入的了解。我谨在此向这位亦师亦友的兄长表达我的感谢和敬意。
点击获取下一章节

鬼谷子

《鬼谷子》,又名《捭阖策》。据传是由鬼谷先生后学者根据先生言论整理而成。该书侧重于权谋策略及言谈辩论技巧。[竹简鬼谷子]竹简鬼谷子《鬼谷子》共有十四篇,其中第十三、十四篇已失传。《鬼谷子》一书,从主要内容来看,是针对谈判游说活动而言的,但是由于其中涉及到大量的谋略问题,与军事问题...

作者:官方好书推荐
标签:公版免费书

江湖道士系列之断命

我姓方,是个游方道士,四处走走停停,以算命为生。 江湖上有很多人都知道我,不止因为我算命,也因为我断命。 我算命很准,所以以前江湖上很多人都来找我算命。 孔子有云:“君子有三畏,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。” 找我算命的当然不会是什么君子,而我也不是什么前辈圣人之流。但号称知晓天...

作者:云博良
标签:仙侠奇缘

爱到流年落华处

白领小瑜因一次不小心得罪了大老板孔繁,引起了孔繁的注意。自此,孔繁经常以欺负她为乐,也渐渐爱上了这个单纯的女孩。但轻松的感情之路,始终隐藏着一股蠢蠢欲动的命运悸动——小瑜的前男友沈括出狱,夹杂着复仇式的行事风格突入人们的视线之内,黑白两道为之震惊。孔繁与小瑜幸福生活陷入了巨大的危...

作者:白双双
标签:小说

仙剑问情5

冰冻罗浮,无边浩劫。纵然身为刍狗,遭此耻辱,也要誓死逆天!张醒言、上清宫联合四渎龙族、人界妖灵,浩荡杀奔南海!在那里,他们将遇到强大百倍的仇敌。巨猿神将无支祁、熔岩凶妖火焰蛛母、天界凤凰神女绚,无一不是傲视六界的威绝妖神。张醒言和伙伴们能完成几乎不可能的复仇愿望吗?神秘的南海埋葬...

作者:管平潮
标签:小说

后宫甄嬛传4(修订典藏版)

女人之间的斗争,永远是最残酷的斗争。而后宫,是残酷的密集地。我想写的,不过是寂寂深宫中一个关于爱情和斗争的故事。我初进宫的那一天,是个非常晴朗的日子。乾元十二年农历八月二十,黄道吉日。站在紫奥城空旷的院落里可以看见无比晴好的天空,蓝澄澄的如一汪碧玉,没有一丝云彩,偶尔有大雁成群结...

作者:流潋紫
标签:小说

恋上你的劫

她离过婚,被谣传不能生育,痛苦迷茫之间,一场错误的相遇让她对本来厌恶的同行弋阳产生了别样的情绪,高速发达的网络时代,不断变换的动态成为了她与他的交集之所。 他和她本有着再普通不过的业务往来,却因为青梅竹马的胡搅蛮缠乱了彼此的心,他急于逃避迫不及待的给自己找了女朋友来划清界限,却又...

作者:白宝香
标签:现代言情

隐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