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看中文网| 墨墨言情网| 逸云书院| 来看书栈 注册 导航
上一章

番外(年少篇)

作者:雪小朵  发布时间:2017-03-08 12:32  字数:5560 

  我第一次见到宋诀,是十岁那年。
  父皇在广御殿上宴请宋明安大将军,时年十四岁的宋诀亦在随行之列。
  宋诀出身显赫,又生了一副好相貌,自然十分惹眼,在那日的宴席上,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秀色可餐,可是于我而言,一个秀色可餐的少年,远不及我面前的烤猪肘子更值得垂涎。
  外焦里嫩,肥而不腻,简直是烤猪蹄中的西施,烤猪蹄中的貂蝉。
  大约是我一门心思扑在猪肘子上,就连母妃何时把话题引到我与宋诀的婚事之上,都没能及时留意,待我留意到时,早有无数道羡慕嫉妒恨的视线落到我身上,让我有些惶恐。
  父皇把脸转向老将军,含笑问他:“大将军以为,朕的小公主,可堪得上宋家的门楣?”
  啪嗒,刚咬到嘴上的猪肘子掉了下去,后妃之中有人发出一声轻细的嘲笑。
  这边母妃刚刚淡定地递我一个帕子,那边老将军的威严目光已如利剑一般朝我袭来。
  宋将军虽说上了年纪,说起话来却中气十足:“老臣老眼昏花,还请小公主上前,容老臣近看。”
  圣上赐婚,若换作寻常的臣子,早就感恩戴德领旨谢恩,宋将军这般反应,不是线条太粗,就是生性傲慢。龙颜上掠过一抹不悦,却并未表现得过于明显,唤我:“云岫,上前回话。”
  母妃将我推了一把,温声:“岫岫,到将军面前去。”
  我看了母妃一眼,起身离席,乖乖走到老将军的面前。
  宋明安老将军是大沧的开国名将,久经沙场的缘故,身上散发出遮掩不住的杀伐之气,饱经沧桑的脸上有数道骇人的刀疤,双眸如同鹰隼一般锐利。
  与他对视期间,我一边数着他脸上的刀疤,一边记挂着方才啃了一半的猪肘子。
  他问我:“小公主好似不怕老臣。”
  我有些茫然:“为何要怕?”
  唔,他长得虽有些吓人,可是再吓人也没有三头六臂,不过是同我一样的凡人,我怕他作甚?
  他眼中的戾气散了几分,称赞我:“与老臣对视,公主竟没有被吓哭,难得。”
  来而不往非礼也,他夸我,我也该夸他,于是道:“与本公主对视,将军也没有被吓哭,也很难得。”
  宋将军愣了一瞬,突然朗声大笑:“哈哈哈,有意思!”笑声止住,望着我道,“不知为何,小公主的眼神让老臣想起一个故人,只可惜,故人已逝,臣也老了……”眼中伤感之色敛去,突然对身畔少年道:“宋诀,你的终身大事,自当由你来拿主意,老夫这个做长辈的,还是不横加干涉了。”
  父皇的眉头缓缓拢起,婚姻大事,哪里有越过父母长辈由小辈做主的道理?
  不等父皇开口,就听少年应道:“多谢祖父。”
  他起身离席,行到我身边站定。闻着他身上附着的那抹淡淡的冷香,我忍不住偏过头,适才的注意力一直在猪肘子上,没有看清他的模样,此时想看,却因为身高不够的缘故,只看到一片玄色的衣袍。
  少年虽在关外长大,却操着一口优雅动听的官话:“臣宋诀,谢主隆恩……”
  沉默在广御殿上蔓延,包括父皇在内,应该都是在等他的下文,谁料,等了一会儿,却发现他这句话并没有下文。
  没有下文的意思是,父皇的赐婚,他答应了。
  宋诀这般简单就答应了,让我十分惶恐,一时没了继续啃猪肘子的心情。
  第二次见到宋诀,已是一年之后。
  一年之后,我与他结下了个不大不小的梁子。
  那一日,昔微嘲弄我的母妃,我忍不住以牙还牙,在她的裙子底下扔了个炮仗,而那样的一幕,恰好被宋诀撞见。
  若他的嘴巴严实,这个梁子就小,若他嘴巴不严实,这个梁子就大。因为不知道他的嘴巴到底严不严实,我的心里甚是纠结,生怕他哪一日将此事给捅出去——昔微若是知道那日是我害她屁股开花,照她的性子,一定会让我的屁股也开花。
  后宫的那些小太监,打起人来一点也不含糊。
  一想到这里,我的屁股就隐隐作痛。
  辗转反侧数日之后,我严肃地以为,必须找个机会与宋诀见上一面。然后,想办法封了他的口。
  至于如何封了他的口,只有两个办法。
  一,恳求他,二,贿赂他。
  第一种办法太丢人,我选择第二种。
  婳婳跑去打听了一圈,激动地告诉我,宋诀因骑射功夫了得,回京不久就被云辞拉着做骑射课的陪练,得知此事以后,我做了个英明神武的决定——去东宫堵他。
  第二日,我怀揣着连夜赶制的荷包,出现在了东宫的大门外,按照马车的形制摸到了他的马车后,让婳婳设法将车夫引走,自己则猫着腰一跃而入。
  我是来贿赂宋诀的,被人看到了自然不好,能够想到躲在马车里等他的妙计,本公主委实英明。可是英明如本公主,却没有算准宋诀在东宫停留的时间,一等就到天黑。正抚着瘪瘪的肚子,后悔来时为何没揣两个碎香饼,忽听车外传来侍卫的声音:“少将军。”
  我立刻抖擞精神,望见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掀开车帘,再然后,便有一张极漂亮的脸落入眼底。少年一身玄黑色的骑射装束,更加显得眉眼俊朗。论模样,一般的宗室子弟及不上他,论气度,一般的宗室子弟也及不上他。
  看到我之后,他的动作顿了顿,我忙竖了根手指在唇边,朝他严肃地摇了摇头,他的眸色渐深,眼中多出笑意。在我身边坐定之后,笑吟吟问我:“殿下在臣的马车里,是在等臣?”
  我捏了捏手中的荷包,望着面前眉目张扬的少年,虽默默吞了口口水,却不卑不亢地表达了前来的理由。
  “原来殿下是想贿赂我。”他听完我的来意,缓缓勾唇,“想要贿赂我,一个荷包怎么够?”
  我努力挺直腰板,压低声音问他:“那你想要什么?”
  腹中却不合时宜地发出“咕噜”一声,我神色一僵,撞到他含笑的眸,不由得命令:“别笑。”蹙了蹙眉头又道,“你还笑。”
  他眼中的笑意愈发肆意,扬声吩咐车夫:“去奉化街。”
  我一惊,回过神来,急道:“宋诀,你找个地方把我偷偷放下来……”
  他却勾着荷包在手中转了转:“殿下方才不是问我想要什么吗?”偏过头,眼底有光华潋滟:“今日帝京灯会,我要殿下陪我赏灯。”眸色由淡转浓,勾唇道:“否则,我就把殿下担心的事捅出去。”
  我不禁默在那里。
  委实没有料到,本是去封他口的,却被他借机敲了竹杠。
  此后,每每思及往事,都会忍不住叹上一声:宋诀这个人,实在是大大的不妙。
  “殿下饿了吧,臣常去的酒楼味道还不错,可以推荐给殿下。请臣吃顿饭,殿下不介意吧?”
  那是嘉永九年,彼时,父皇的身体还很康健,整个帝京也一片平安喜乐。然而,在一个百年不遇的荒年过后,北狄的铁骑便踏着白骨和血肉而来。在岌岌可危的社稷面前,儿女情长只不过是场一碰即碎的梦。而我,作为凡人云岫,只能看着渺小的一切在巨大的命运中葬送。被侵吞,却无能为力。
  好在,宋诀找到了我。
  他穿越庞大的命运,一步步来到我的面前。
  这么些年,我心里一直有个困惑。他不惜一切代价找到我,陪在我身边,究竟是出于前生的亏欠,还是为了圆他前生未竟的心愿?
  我从没有问过他,或许也不会去问。
  前生作为长梨,我深爱无颜,而今生作为云岫,我想要的只有宋诀。虽然自私,但是我希望自己的余生里,每一天都能看到他。
  搬到如今住的这个宅院,已是成婚的第三年。
  宋诀的孩子缘很好,附近的少年不知在什么时候见识了他的身手,隔三差五就跑来要跟他学拳脚功夫,他每每都摆出一副高冷的姿态,冷淡地将那些孩子们赶出去。我见那些孩子着实可爱,忍不住念叨:“此处清清静静是很好,可是每日只有你我二人,未免冷清了。那些孩子若是来,还能热闹些。”
  他听后微顿,抬手抚了抚我的脸颊,语气很轻:“岫岫,我以为你看到孩子,会不开心。”
  原来,他是怕孩子会勾起我的伤心事。
  我想着那个未能出生的孩子,有一些难过,我知道他同我一样难过,忍不住找到他的手,轻轻握上。半晌,才轻声道:“前世的因果,你不要再想了,我也不要再想了。”又道,“宋诀,你闲着也是闲着,明日不要再赶那些孩子走了。”
  他“嗯”了一声,道:“好。”
  从第二天开始,宋诀开始教附近的孩子习武。
  孩子们喊他一声师父,也顺带喊我一声师娘。
  初秋午后,他立在院中指点孩子们练功,那半认真半懒淡的模样,于我而言很是新奇。一想起他曾是三军统帅,练兵场上意气昂扬,如今却在这里指点孩子们的把式,就忍不住勾起唇角。欣赏了一会儿这难得一见的场景,见他一时半会儿似是结束不了,便拿个竹竿跑去打枣子。
  不知怎的,眼前突然一黑。啪嗒,竹竿掉落,枣子也撒落在地。
  有只手及时绕过我的手臂,将我的身子稳好,宋诀的声音微沉:“岫岫。”
  我靠在他胸前缓了缓,觉得这个姿势被孩子们看到不大妥当,于是试图离开:“没事,许是被阳光晃了眼。”
  话说着,便又晕了晕。
  宋诀打横将我抱起,对围过来的少年道:“师娘身子不适,今日便到这里吧。”
  说完,就抱着我大步跨入房间。
  我坐在床边,看着替我脱鞋的他无奈地笑:“不过是晕了一下,怎至于这般小题大做。”
  他将我按入被窝,命令我:“乖乖躺好。”
  手探过我的额头,又抓起我的右手,闭目把脉。
  这些年我的身子一直不大好,大病虽然未曾有过,小病却也没有断过,俗话说久病成医,我病得久了,宋诀的医术则一日千里。
  他的唇微微抿着,额上不知是刚刚教孩子时出的汗,还是被我给惊着了,此时的他看上去有些严肃。
  我抬起左手为他拭了拭汗,玩笑道:“宋大将军是怎么了,竟在害怕吗?”
  他道:“是啊,我在害怕。”
  他这么直接就承认了,反倒惹我愣了愣,将他微微颤抖的手握上,柔声道:“不是说好了吗,我会尽可能地陪着你。可是宋诀你要知道,我总有一日会离开你。我求你一件事,你答应我好吗?”
  他将我的手按在他脸颊:“说。”
  我摩挲着他的脸:“你要答应我,不要为我难过。现在的我,多活一日,就赚了一日。又有什么好难过?”轻轻同他商量,“我不在了,你便回天庭去,好不好?他们一直希望你回去。”
 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:“岫岫,我根本无法想象,没有你我该如何。”
  他的话让我有些伤感,也让我有些心疼他。他不常这么脆弱,所以更加让人心疼。
  我从怀里摸出一个木雕的面具,交到他手上:“这是我闲着无事雕的,想着留给你,也算是一个念想。你在仙界的时候是不是很喜欢戴面具?我瞧着你寻常带的那张鬼面怪吓人的,所以雕了个好看的给你,你回去以后就戴这个,不要再戴以前的那张出来吓人……”
  我话未说完,就被他拉入怀中。
  他的声音沙哑,含着气息落到我的发间,灼热而滚烫。
  “岫岫,不要离开我。”
  我抬起手,抚了抚他的背:“好,我不离开你。”
  又默默添道:“就算我不在了,也不会离开你。”
  我怕这句话说出来会让他难过,于是没有说出口。
  外面传来敲门声和少年焦急的嗓音:“师父,我带郎中来看师娘了!快开门啊师父!”
  宋诀一向不信任凡间的郎中,我在他出言拒绝前推了他一把:“你今日情绪不佳,摸不准脉,还是去给先生开门吧,先生看过了你才好放心。”
  成婚以来,他向来对我言听计从,听话后,乖乖起身请了郎中过来。
  孩子们也都簇拥着老郎中进来,他怕扰我清静,将他们连赶带轰地弄到了屋外。
  他返回床边时,正听到老郎中数落我:“夫人都怀孕三个月了,怎么此刻才察觉?前三个月正是最易小产的时候,若是一个不小心,现在有你后悔的。”
  宋诀三两步跨过来,不小心露出了武将本色,只见他一把将先生提溜起来,目光炯炯地问他:“你方才说什么?再说一遍!”
  我咳了一声,道:“宋诀,你别吓到了老先生。”
  他却将我的话当做耳旁风,语气虽然客气,眼神却极迫人:“先生,麻烦你再说一遍。”
  老郎中被他的气势骇到,哆哆嗦嗦道:“尊……尊夫人已有身孕三月有余,这位郎君……有、有后了。”
  不等宋诀开口,那趴在窗边听墙角的少年郎们便砰地将窗户打开:“师父,郎中说师娘的肚子里有娃娃啦,师父要当爹啦!”
  我抬头望向立在那里的男子,他的神情渐渐在我的眼底勾勒清晰。我从不曾见过这般的宋诀,这般高兴的宋诀。
  他丢下老郎中,不理会窗外的起哄,大步行到我的身边,然后蹲下来,执起我的手:“岫岫,我们有孩子了。”
  祯儿在第二年的七月出生,我的身子弱,生祯儿生得很不容易。
  刚刚听到婴儿的哭声,便再也支撑不住,昏睡了过去。
  一睁眼,就看到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,是宋诀。
  那般憔悴的他,我亦不曾见过。
  他伸手抚我的脸:“岫岫,谢谢你。”
  我不由得面露疑惑,待看到睡在旁边的婴孩,立刻恍然,他应当是在谢我为他生下了孩子罢,正要说不谢,就听他如释重负道:“谢谢你醒过来。”
  “你醒了,实在是……太好了。”
  每当想到他那时的语气,我就觉得很对不起他。
  很对不起他,不能陪他更久一些。
  对于祯儿的出生,我其实有一个私心。我想,或许有了孩子,他的注意力会渐渐转移到这个孩子身上,将来我离开的时候,他也不至于太伤心。可是,事实却并非如此。作为一个丈夫,他愈发无可挑剔,可是作为一个父亲,他却有些差强人意。
  祯儿一岁前,容易夜半哭闹,总要我哄上大半天,才肯乖乖睡去。宋诀嫌他扰到我的睡眠,竟盘算着找一个乳母,他的这个想法,被我义正言辞地拒绝。他为此郁闷了两日,竟然另外拾掇了一个房间,自告奋勇要带祯儿睡。
  没了祯儿打扰,我每日一觉到天亮。可是早晨醒来,总是发现宋诀好端端地睡在我的被窝里,祯儿则在隔壁房间哭得惊天动地。
  原来,他每日总是夜半将祯儿哄睡了,便钻到我床上来。
  我为此骂了他好几次,他这个当爹的却全无悔过之心。
  因为有这样一个爹,祯儿比旁的孩子懂事都要早,惹我这个当娘的有些心疼,甚至开始担心我走之后,宋诀会亏待了他。可是每次看到他们父子在一起,又觉得这份担心实属多余。宋诀又怎会亏待了他。
  他曾那般期待这个孩子的到来。
  祯儿七岁那年,我的身子已经到了强弩之末,我一日更比一日确信,大限将至。从前,那一日只是个模糊的影子,而如今,我已经可以看见清晰的轮廓。
  宋诀似也有所觉察,却心照不宣地保持沉默。
  他比以往花费更多的时间同我在一起,连午睡都要在一旁陪着我。这一日,他讲完一个故事,扶我在被窝中躺下,温声道:“岫岫,睡吧,我在这里陪着你。”
  我握住他的手,问他:“宋诀,我去哪里,你都陪着我吗?”
  他道:“嗯,你去哪里,我都陪着你。”
  我朝他笑,安然地闭起眼睛,在心里回应他:“我也会陪着你的,一直一直,都陪着你。”
  似有客来,我听到了祯儿的说话声。
  然后,是宋诀轻轻提醒他:“祯儿,娘亲睡了,让娘亲好好休息。”
  “好,等娘亲醒了,还要陪祯儿放风筝。”
  “等娘亲醒了,就带祯儿去看花灯,祯儿可知,娘亲最喜欢灯了。她喜欢许多许多的灯……”
  我喜欢许多许多的灯。
  我更喜欢他站在我身边望着灯笑起来的模样。
  待我醒来,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他。
  (番外·完)
点击获取下一章节

鬼谷子

《鬼谷子》,又名《捭阖策》。据传是由鬼谷先生后学者根据先生言论整理而成。该书侧重于权谋策略及言谈辩论技巧。[竹简鬼谷子]竹简鬼谷子《鬼谷子》共有十四篇,其中第十三、十四篇已失传。《鬼谷子》一书,从主要内容来看,是针对谈判游说活动而言的,但是由于其中涉及到大量的谋略问题,与军事问题...

作者:官方好书推荐
标签:公版免费书

江湖道士系列之断命

我姓方,是个游方道士,四处走走停停,以算命为生。 江湖上有很多人都知道我,不止因为我算命,也因为我断命。 我算命很准,所以以前江湖上很多人都来找我算命。 孔子有云:“君子有三畏,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。” 找我算命的当然不会是什么君子,而我也不是什么前辈圣人之流。但号称知晓天...

作者:云博良
标签:仙侠奇缘

爱到流年落华处

白领小瑜因一次不小心得罪了大老板孔繁,引起了孔繁的注意。自此,孔繁经常以欺负她为乐,也渐渐爱上了这个单纯的女孩。但轻松的感情之路,始终隐藏着一股蠢蠢欲动的命运悸动——小瑜的前男友沈括出狱,夹杂着复仇式的行事风格突入人们的视线之内,黑白两道为之震惊。孔繁与小瑜幸福生活陷入了巨大的危...

作者:白双双
标签:小说

仙剑问情5

冰冻罗浮,无边浩劫。纵然身为刍狗,遭此耻辱,也要誓死逆天!张醒言、上清宫联合四渎龙族、人界妖灵,浩荡杀奔南海!在那里,他们将遇到强大百倍的仇敌。巨猿神将无支祁、熔岩凶妖火焰蛛母、天界凤凰神女绚,无一不是傲视六界的威绝妖神。张醒言和伙伴们能完成几乎不可能的复仇愿望吗?神秘的南海埋葬...

作者:管平潮
标签:小说

后宫甄嬛传4(修订典藏版)

女人之间的斗争,永远是最残酷的斗争。而后宫,是残酷的密集地。我想写的,不过是寂寂深宫中一个关于爱情和斗争的故事。我初进宫的那一天,是个非常晴朗的日子。乾元十二年农历八月二十,黄道吉日。站在紫奥城空旷的院落里可以看见无比晴好的天空,蓝澄澄的如一汪碧玉,没有一丝云彩,偶尔有大雁成群结...

作者:流潋紫
标签:小说

恋上你的劫

她离过婚,被谣传不能生育,痛苦迷茫之间,一场错误的相遇让她对本来厌恶的同行弋阳产生了别样的情绪,高速发达的网络时代,不断变换的动态成为了她与他的交集之所。 他和她本有着再普通不过的业务往来,却因为青梅竹马的胡搅蛮缠乱了彼此的心,他急于逃避迫不及待的给自己找了女朋友来划清界限,却又...

作者:白宝香
标签:现代言情

隐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