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看中文网| 墨墨言情网| 逸云书院| 来看书栈 注册 导航
上一章

女捕头的一天

作者:爱默丁  发布时间:2017-03-08 12:32  字数:5607 

  寅时

  蒋熙元翻了个身,眯着眼睛看了一眼窗纸,准备继续再睡。他身后探出一个小脑袋来,趴在他身上摸索了几下,哼唧了两声后便哭了起来。

  蒋熙元伸手往床的另一侧摸了摸,发现是空的,不禁长叹了一声,重又翻过身去把那小小的人儿按在床上,咕哝道:“束清乖,再睡会儿,好不好?”

  束清醒来就饿了,睁眼又没看见娘,这才哭了起来,岂是蒋熙元三言两语就能哄下的。蒋熙元拍了几下,好话说尽也没效果,倒弄的自己睡意全消,只好翻身爬了起来。

  夏初正在后花园里噼里啪啦地打着沙袋,旁边刘起则带着儿子广志扎马步。夏初的嘿哈声,刘起的呵斥声,蒋熙元抱着束清到后院时真以为到了武馆。

  当初置这个宅子时他就是瞧上这花园了,瞧瞧现在成了个什么样子!

  “娘子。”蒋熙元叫了一声,夏初没反应,他只好提高了声音又喊了一声。夏初这才闻声停下动作,回头看见蒋熙元,便抹抹汗走了过来,笑道:“哟!大人今儿起的倒早。”

  束清看见娘,便探出身子去让她抱。夏初把他从蒋熙元怀里拽出来放到了地上,让他站好,蹲下身道:“早上又哭了?都这么大的人了,羞不羞?”

  束清眼巴巴地看着夏初,小声地说:“我才三岁……”

  蒋熙元在旁边一听就乐了,对夏初道:“束清饿了,睁眼又瞧不见你才哭的,你说他干什么。”

  “你别老向着他,男孩子就该有点男孩子的样。”

  “那琛儿怎么没点女孩子样呢?”蒋熙元笑着驳了她一句,“咱家男的女的都是男孩子样,真真要命。”

  夏初瞥了蒋熙元一眼,懒得理他,起身把手递给束清,“走,吃早饭去。”

  不等束清的手伸出来,蒋熙元就把他抱了起来,又把自己的手放进了夏初的手里,“走了,吃早饭去!”

  巳时——

  “大人,过来搭把手!”夏初一脚把蒋熙元的书房门踹开,抱着一摞东西撞了进来。

  蒋熙元正在屋里批复文书,听见动静赶忙把笔一扔,跑过去将夏初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,“什么东西?怎么不叫手下搬?”

  “都是过来找你签批的东西。”夏初叉着腰吐了口气,抬头瞧着蒋熙元笑道:“等你签完了一起吃午饭啊。”

  “噢?”蒋熙元瞧她的样子便也不自觉的跟着笑了起来,“又遇着什么好事了?”

  “那桩分尸案前天不是找到脑袋了吗?今早上案犯落网,招了!”

  蒋熙元的笑容在脸上僵了僵,片刻后勉强道:“果然好事,恭喜捕头大人了。”说罢便转头把注意力放在了夏初搬进来的那摞东西上,随意翻了翻发现都是案件卷宗,遂问道:“这些都让我签?做什么用的?”

  夏初过去把卷宗分成了两摞,解释道:“这些是要让刘大哥带进京里交刑部复核的,你看看要是没有什么问题便把呈报的文书签了。”

  蒋熙元接过夏初递来的文书,问她:“你都看过了?”

  “大部分当初都是我经手过的,归档之前就审过一遍。搬过来之前又跟刘大哥理过一遍。”

  “那我就不看了。”说完,蒋熙元拿起笔掭了掭,签了。

  夏初把文书拿过来与那摞卷宗放到一起,抱怨道:“你这大人做的倒真省心。”

  “大人我这是信的过自家娘子。”蒋熙元往前迈了一小步,伸出食指点着夏初的脑门说道:“再说,我怎么省心了?也不是谁天天把束清丢给我哄着。睡觉前说故事的是我,吃饭时一勺勺喂的是我,夜里他尿湿了床单……”

  夏初憋着笑手掌一竖,“好了!大人别把工作和生活混作一谈,万一让人听见了多笑话。”

  “我心理不平衡,你哄哄我。”蒋熙元略屈了膝盖,把脸凑了过去。

  “无聊。”夏初在他面颊上飞快的一亲,又转过身拍了拍第二摞卷宗,“这些是要特赦的犯人,这个你得看看。”

  “特赦?”

  “对啊,上个月不是下了诏,咏薇诞下皇子,皇上大赦天下。忘了?”

  蒋熙元拍了拍脑门,“噢,只记得替咏薇高兴了。”

  “是啊……”夏初感慨地叹了口气,“生了三个公主才盼来个皇子。其实女儿有什么不好呢,但放在皇家就是不行啊!真是辛苦咏薇了,生这么多。”

  蒋熙元神色古怪地看了夏初一眼,“多吗?”

  “嗯。”夏初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,又道:“给咏薇的贺礼九湘帮忙选好了,她比我有眼光,挺不错的。但是给皇上的你得赶紧准备,这次一并让刘大哥带去西京。”

  “送串葡萄好不好,多子多福。”蒋熙元挑了挑眉毛。夏初听罢皱起眉头,横着蒋熙元道:“十年前的醋怎么还这么酸?”

  “你都没送过我礼物……”

  夏初瞪了他一会儿,哼地一声别过头去,低声道:“真没想到,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,孩子都生了俩了,你竟还与我计较这些……”说完又抽了两下鼻子。

  蒋熙元心中略慌,忙扳过夏初的身子道歉,“娘子我错了。不过是玩笑而已,你我夫妻之间……”

  没等蒋熙元的话,却见夏初手里已经捏起了几本卷宗,紧接着又往桌上重重的一摔,大声道:“快给我签字!废话真多!”

  申时——

  “我带他去了现场,杀人、分尸和抛尸的地点他都指认了,跟当初咱们勘查的都吻合。”捕快赵松喝了口半凉的茶,笑道:“头儿,你说他那么个小个子劲儿还挺大,拎着碎尸走那么远!我这光走一趟下来都够累的。”

  夏初听完笑了笑,“他是打铁的嘛。”说罢又盯着赵松和屋里的其他几个捕快看了看,看得一众人心里直打鼓,不知道夏初又在想什么。

  “你们这体力也够差的啊,就抛尸那几个地方走下来就累了?”夏初叩了叩下巴,“我说,让你们晨起跑步你们都跑了吗?演武场里刘大哥设计的那些器材你们平时用不用啊?要不然……”

  几个捕快一听,呼啦一下全都站了起来,各个拍着胸脯绷着胳膊忙不迭地说:“跑!每天都跑!器材每天都用,真用!”

  捕快方福上前捶了赵松肩膀一拳,道:“头儿,赵松这小子就是想跟您面前邀功,好像自己受了多大累似的。其实他一点也不累!”

  赵松刚张口想说个‘不是’,话未出口,又被赵福在胸口给了一拳,忙改口道:“不累不累,真是一点也不累!”

  夏初点点头,合上那个碎尸案的卷宗站起身来,“快下班了,反正这会儿也没什么事,走,跟我去演武场过两招去。”这话一出,几个捕快脸登时就垮了。

  刚走到门口,门便开了,蒋熙元推门而入,瞧了一圈后把目光落在夏初身上,道:“做什么呢?”

  还不等夏初开口回答,屋里的那几个捕快抢着道:“没事!我们头儿正闲着,大人您进来,慢聊,慢聊。”说完,一个个逃似的奔出了捕快房。

  “你们这帮……”夏初指着门口,却连个人影都没了。

  蒋熙元笑嘻嘻地过去,把她按坐在椅子上,“怎么?你又要找人去演武场打架?瞧把他们给吓的。”

  “我一个已婚妇女他们都怕!”夏初恨恨地给自己倒了杯茶,抱怨道:“广志长大了,刘大哥一心扑在教广志学功夫上,我都快一年没跟人过招了。”

  “我陪你啊!”蒋熙元自告奋勇。

  “你?”夏初打量他几眼,想起之前几次跟他过招的结果,忍不住脸上一红,扭过了头去。

  蒋熙元见她忽然脸红了,略略诧异,但随即便明白她想起什么来了,奸笑着凑过身去,在她耳边轻声细语地道:“愿不愿意?咱们还是回家去过招,现在就走,大人我准你的假。若是今天累了,明天的假我也一并批了。好不好?”

  细语在耳边本就痒,再加上说的这些话,夏初脸红的更凶了。蒋熙元看她这样子心里爱的不行,忍不住在她耳垂上一啄,“你还是与十几岁时候一样啊,听了情话还脸红呢?”

  “去去去!”夏初手按着脸站起身来,“我是正经人家媳妇儿!不与你这色胚子讲话!”

  蒋熙元大笑,拉着夏初坐进自己怀里,“你是谁家媳妇儿!”

  正笑闹着,忽然门口传来赵松的声音,可还不等夏初站起来门便被推开了。这门一推开赵松就愣了,傻呆呆地看着屋里的灵峰郡守抱着衙门捕头。虽然都知道他们是两口子,但如此这般冷不丁的被甩了一脸恩爱,他也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才合适。

  “有事找你们头儿?”蒋熙元倒是一副坦荡荡的样子。

  “那个……小的,小的来拿碎尸案的卷、卷宗……”

  夏初从蒋熙元身上站起来,拿了卷宗走到门口递给了赵松,有些尴尬地漱了漱嗓子,“下回进屋,那个,敲下门……”

  “是!小的再也不敢了!”赵松说完,抱着卷宗就跑了。

  夏初回过头去,气鼓鼓地瞪着蒋熙元,“讨厌!”

  蒋熙元又是大笑不已,慢悠悠地给自己倒了杯茶。

  酉时——

  “来吧,琛儿,你说说看你的想法。”夏初抱臂站在饭厅的桌子前,对站在她对面的蒋琛说道。

  蒋琛今年七岁,头发拢成个髻在头顶,束着发带,像个小号的夏初。清秀的小脸稚气未脱,却像个大人似的微皱着眉头,盯着桌上的一碟子肘花。

  “咱家厨娘切肘花有个习惯。”蒋琛指了指那个碟子,“娘你喜欢吃瘦的,爹喜欢吃皮冻,而刘伯伯喜欢吃肥肉。为了怕大家打起来,所以厨娘都是把瘦肉、肥肉和皮冻分开摆的。”

  夏初在一旁咳了一声,“行,你继续。”

  “现在这盘子里皮冻和肥肉都没有动过,唯独瘦肉那边少了一些,所以偷吃肘花的人一定是个爱吃瘦肉的!”

  “那就是我喽?”夏初指了指自己,对着蒋琛挑了挑眉毛。蒋琛抬头一笑,神态十足十的像极了蒋熙元。她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,“当然不是,刚刚娘一直与我在一起,没有作案时间的。”

  蒋琛退开两步,道:“娘你看,离肘花最近的椅子被拽出来了一块,说明这人用过,但这椅子拽出来的程度又坐不下一个人。”说完,她用一根手指在椅子上抹了一下,举起来给夏初看,“是脏的,说明被人踩过。”

  她掸了掸手继续道:“还有喔,桌上的筷子都没有被动过的痕迹,所以偷吃的人是用手抓着吃的。”

  夏初用手指搓了搓鼻子,掩饰住笑意,一本正经的问道:“那么你认为作案的人是谁?”

  “自然是个爱吃瘦肉,个子不够高而且还用不好筷子的家伙!”

  话音刚落,就听门外有人哇地一声哭了起来,大有嚎啕之势,一边哭一边乌里乌涂的不知道说着点什么。

  紧接着门便被推开了,蒋熙元抱着束清迈步而入,没好气儿地道:“行了你们!不就是几块肘花么,瞧把束清给吓的。”

  蒋琛皱了皱鼻子,“我还没说是谁呢,爹爹,他这叫做不打自招。”

  夏初绕过桌子摸了摸蒋琛的头,走到蒋熙元身边把束清从他怀里给拽了出来。束清挂着一脸的眼泪,伸出小手来要搂夏初的脖子,却被夏初先一指头戳在脑门上,戳了个仰脖,“又哭,男孩子家总泪汪汪的像什么样子。”

  束清吸吸鼻子,扭头去找蒋熙元求救。夏初又把他的小脸扭了过来,抹了抹他脸上的眼泪,轻声道:“束清乖,告诉娘,姐姐刚才说的对不对啊?”

  束清点了点头,犹豫片刻之后哼唧了两声又轻轻地摇了摇头。蒋琛一看他摇头就不干了,微微地拧了眉道:“说好了的,在家里只要破了案子,不许不承认的!束清你不许耍赖。”

  夏初低头看了看蒋琛,笑道:“束清倒也不算耍赖。”

  “为什么?娘你不能偏心呀,我也是会哭的喔。”

  夏初听了忍俊不禁,“娘怎么会偏心呢?”她走到桌子旁边蹲下身,把束清放在了地上,让他挨着凳子站好,对蒋琛道:“你刚才分析的都对,但是还漏了一点。”

  蒋琛看看束清又看看凳子,不明就里地眨了眨眼。夏初见她不明白便笑道:“以束清的个头要站到椅子上是十分困难的。”

  “我见他爬上去过的!”蒋琛立刻反驳道。

  “娘当然也见过。但是你见过他跳下来吗?他跳不下来。他如果要自己从凳子上下来也要像爬上去时那样,整个身子趴在凳子上,然后再把脚放下来。”夏初拍拍蒋琛的头,“想到什么没有?”

  蒋琛歪头看着那把椅子,皱眉想了一会儿,忽然‘啊’了一声,跳着脚大声道:“我知道了!我知道了!如果束清是自己爬上去又自己爬下来的,那椅子上的灰早就被他自己擦干净了!”

  “所以呢?”

  “所以,束清应该是被人抱上去又被人抱下来的!”蒋琛说到这猛的一回头,见蒋熙元正扭身往门外走,便一个箭步冲过去薅住了他的衣摆,“爹!就是你干的!”

  蒋熙元回头睨着她,“凭什么说是我!难道不能是你刘伯伯吗?”

  “刘伯伯在教广志哥哥练功夫!而且,我刚才刚刚说完是谁做的案束清就在门外哭了,说明爹爹一直抱着束清在门外听着呢。分明就是爹爹一直和束清在一起!”

  蒋熙元扶了扶额头,瞥了一眼在旁边讪笑的夏初,道:“好好,爹承认,是爹爹我教唆束清偷吃了肘花。案情告破,结案!”

  蒋琛的小脸立刻笑开了花,拍手欢呼道:“破案了!破案了!”一旁的束清懵懵懂懂的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见姐姐高兴便也跟着拍手笑了起来。

  夏初把俩孩子推到门外,“都去洗洗手。然后去叫刘伯伯和九婶过来吃饭了。”

  “还有广志哥哥!”蒋琛大声地道。

  “对,还有广志哥哥。去吧。”

  蒋琛脆生生的应下,拉起束清的小手两人蹦蹦跳跳的走了。

  戌时——

  蒋熙元把束清交给了奶娘和丫鬟,一个人沿着游廊回了正房。

  推门进屋没看见夏初,一直走到卧室才瞧见她正靠着引枕看书。床边立着灯烛,光线暖暖的,把夏初的脸庞也映得格外柔和。

  她刚沐浴完,屋里淡淡的仍是那清爽干净的皂角香,头发沾着水气随意而慵懒的散在引枕上。蒋熙元站在卧室门前看着她,看着看着,便不自觉地勾唇微微笑了起来。

  就是这张谈不上美艳的脸,这瘦削的身子,这死倔的脾气,这不太温柔的性子。似乎是不知不觉的,他跟她就过了十年了。

  过的波澜不惊,过的平平淡淡,也过得有滋有味。原来,他蒋熙元也是个长情的人啊!又或许,只要遇对了人,每个人都是长情且深情的吧。

  这真是他的造化,这真是三生有幸。

  蒋熙元走过去,把书轻轻地从她手里抽了出来,夏初忙伸着手去够,“给我,我还没看完呢。”

  “什么书这么好看?”

  “新上市的小说,讲一个官家小姐爱上穷书生的。”

  蒋熙元看了眼封皮,随手便丢到一旁,“这等俗套的故事也值得你看的这么入迷?”

  夏初一看书拿不回来了,便往里翻了个身,给蒋熙元腾出地方来,笑道:“情情爱爱的不都是那么回事吗?哪个不俗套呢?”

  “我与你也俗吗?”蒋熙元在夏初身边躺下来,手穿过她的脖颈,让她枕着自己的手臂。

  夏初咯咯地笑了几声,趴在他的身侧,道:“你个自恋狂!你我现在老夫老妻一儿一女,成日里也柴米油盐,哪里不俗了呢?俗透了。”

  “那你喜欢吗?”

  夏初佯作思考地想了想,眄了他一眼,道:“还行吧。”

  “就是啊,我们都是俗人,自然要过凡俗的生活,你说是不是?”蒋熙元眯起眼睛笑吟吟地问她。

  夏初看着蒋熙元的这个表情,直觉告诉她自己相公肯定没憋着好事,不禁往床里缩了缩身子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  “做点俗事。”蒋熙元猛地一兜手臂,把夏初兜进了自己的怀里,牢牢地抱在胸前,笑道:“今天束清跟奶娘睡去了,如此良辰美景,娘子莫要辜负了才是。”

  夏初扯开蒋熙元的衣襟在他胸口轻轻一咬,抬起头来道:“相公心里想的事,果然是俗的很呢!”

  “还有更俗的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蒋熙元回手一扇便灭了床边的灯盏,翻身把夏初箍在身下吻了吻,笑道:“再给我生几个孩子呗!”
点击获取下一章节

鬼谷子

《鬼谷子》,又名《捭阖策》。据传是由鬼谷先生后学者根据先生言论整理而成。该书侧重于权谋策略及言谈辩论技巧。[竹简鬼谷子]竹简鬼谷子《鬼谷子》共有十四篇,其中第十三、十四篇已失传。《鬼谷子》一书,从主要内容来看,是针对谈判游说活动而言的,但是由于其中涉及到大量的谋略问题,与军事问题...

作者:官方好书推荐
标签:公版免费书

江湖道士系列之断命

我姓方,是个游方道士,四处走走停停,以算命为生。 江湖上有很多人都知道我,不止因为我算命,也因为我断命。 我算命很准,所以以前江湖上很多人都来找我算命。 孔子有云:“君子有三畏,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。” 找我算命的当然不会是什么君子,而我也不是什么前辈圣人之流。但号称知晓天...

作者:云博良
标签:仙侠奇缘

爱到流年落华处

白领小瑜因一次不小心得罪了大老板孔繁,引起了孔繁的注意。自此,孔繁经常以欺负她为乐,也渐渐爱上了这个单纯的女孩。但轻松的感情之路,始终隐藏着一股蠢蠢欲动的命运悸动——小瑜的前男友沈括出狱,夹杂着复仇式的行事风格突入人们的视线之内,黑白两道为之震惊。孔繁与小瑜幸福生活陷入了巨大的危...

作者:白双双
标签:小说

仙剑问情5

冰冻罗浮,无边浩劫。纵然身为刍狗,遭此耻辱,也要誓死逆天!张醒言、上清宫联合四渎龙族、人界妖灵,浩荡杀奔南海!在那里,他们将遇到强大百倍的仇敌。巨猿神将无支祁、熔岩凶妖火焰蛛母、天界凤凰神女绚,无一不是傲视六界的威绝妖神。张醒言和伙伴们能完成几乎不可能的复仇愿望吗?神秘的南海埋葬...

作者:管平潮
标签:小说

后宫甄嬛传4(修订典藏版)

女人之间的斗争,永远是最残酷的斗争。而后宫,是残酷的密集地。我想写的,不过是寂寂深宫中一个关于爱情和斗争的故事。我初进宫的那一天,是个非常晴朗的日子。乾元十二年农历八月二十,黄道吉日。站在紫奥城空旷的院落里可以看见无比晴好的天空,蓝澄澄的如一汪碧玉,没有一丝云彩,偶尔有大雁成群结...

作者:流潋紫
标签:小说

恋上你的劫

她离过婚,被谣传不能生育,痛苦迷茫之间,一场错误的相遇让她对本来厌恶的同行弋阳产生了别样的情绪,高速发达的网络时代,不断变换的动态成为了她与他的交集之所。 他和她本有着再普通不过的业务往来,却因为青梅竹马的胡搅蛮缠乱了彼此的心,他急于逃避迫不及待的给自己找了女朋友来划清界限,却又...

作者:白宝香
标签:现代言情

隐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