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看中文网| 墨墨言情网| 逸云书院| 来看书栈 注册 导航
上一章

【倪娟】破茧成蝶

作者:花晓同  发布时间:2017-03-08 12:33  字数:4725 

  洗尽铅华,卸下过早疲倦的身躯,享受了5年惬意而有自在的时光,一望无边的蓝天白云和绿草地,曾经用以结束自己生命的地方,我未曾想过会在这儿重生。而更是没有想过,5年之后我会重新回到了曾经让我无比厌恶的世俗。
  因为从拿起粉笔的时候,我就在心里告诉了自己,我要留在这儿,为这群质朴的牧民和他们天真的孩子,传授我在离开大学以前所学到的一切。我要用我心底最好的一面,教给他们草原上看不到的风景。
  事实上我做到了,多吉在我离开之前,已经收到了卡孜县中学的录取通知书,他是草原上唯一一个能去县城上中学的孩子。如果放在从前,他做牧民的父母一定不会答应,因为多吉的离开,会让家里的羊群丢了照顾它们的主人。
  可是现在他父母却满是骄傲,因为草原上来了我这么一个他们都不了解过去的“老师”。他们怀揣着对外面世界的渴望,和对未来生活的渴求,积极的去探寻着。
  霍大哥陪我在草原呆了2天,只字不提要带我一块离开的事儿。我一如既往的带着孩子们上课,和霍大哥一块儿吃着百家饭。
  第3天一早,草原上来了很多车和很多人,他们是来自各大媒体的记者,还有卡孜县教育局的领导。
  他们占据了我原本上课的地方,我只好躲在旁边静观其变。多吉和其他的孩子们也跟着围了出来,绕着记者的摄像机像是看新鲜的看个不停,而其他的牧民们,自觉的围成了一团,叽叽咕咕的议论着怎么来了这么多领导?
  教育局的领导站在圈子中间,冲我身边的霍大哥微微笑着,对着记者的镜头简明扼要的说了几句。我才明白,霍大哥在来之前已经出资要在草原上设立学校,由教育局调派专门的老师过来授课。
  也就是说,从这一刻开始,这片草原也被纳入了九年义务教育的范畴。
  在摄像机对准我之前,我逃离了人群默默的回到帐篷。很快,霍大哥也躲开人群进来,慈祥的看着我,“走吧,这儿已经不需要你了。”
  我抬头一愣,明白了霍大哥所有的用心。但随即摇摇头,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。
  “走吧,离开了这儿,你才能帮助到更多的人。”
  霍大哥真切的语言,我没办法拒绝。眼前的他头发已经花白,比起5年前老得更历害,却更像是我从小梦里隐约出现的父亲的影子。
  对这个从我最落魄和单纯的时候就站在我身边的男人,陪我经历所有的事情我却依然没有半点动心的男人,我忽然之前有了一丝懊恼。如若他和我母亲之间没有任何关系,我会不会因为他的呵护而爱上他?又会不会因为他这些年的不放弃而嫁给他?
  显然,即使5年后的自己比曾经淡然了许多,却还是做不到让自己爱上他,也不能让自己背叛心里。越是经历过了伤过了,越是不想要再去伤害别人,亦如现在的霍大哥,我不能把他当成未来的伴侣。
  他对我的意义,远远超过了这个词。
  离开的那天晚上,几乎所有的牧民都拿出了家里最好的美酒和食物招待我,多吉的家里更是杀了一头牛和羊。
  多吉端着一大盘牛肉和一只羊腿,站在我面前,却不再像是5年前那般疏远,用着标准的普通话说:“老师,谢谢你。”
  我抱着多吉,泣不成声。
  这晚,我喝醉了。5年来第一次沾酒,还是喝多了。
  霍大哥也醉了,带我坐在草原上,大着舌头说:“小娟,你想想,有多少人在迷路后,能跌跌撞撞回到原地?有多少人在步入歧途后,还能保持自我?有多少人在丢掉自己后,能重新找回?又有多少人,在作茧自缚之后还能破茧成蝶?但我相信,你可以的。”
  霍大哥总是可以一语中的,短短的几十个字,足以概括我所有。
  直至此时,我才有种霍大哥从未离开过的感觉,我所思所想他全能明白。事实上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,曾经的我勇往直前,为什么现在要选择逃避?即使曾经有选错过路,为什么我不能从头来过?
  所以,我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跟着霍大哥回去。
  然而,霍大哥所安排的事情,远比捐学校多得多。
  房车停在了布达拉宫旁边的红宾馆外面,霍大哥牵着我的手下了车,迎面走来一个和霍大哥年纪相仿的中年女人,一头素洁的整齐黑发,一袭青花瓷花纹的束身旗袍,款款向我们走来。在她的身后,还有丘栩。
  看到丘栩,我愣了下。丘栩是我和尹梓的同学,我对他的印象并不深,因为他未到毕业转学了。
  还没来得及开口,霍大哥就松开我的手揽过女人的肩膀,“小娟,这是丘栩的母亲。”
  我立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,舒了口气,心里却是由衷的为霍大哥感到高兴。这么多年,他终于肯微笑的揽着别人的肩膀,脸上也洋溢出从未有过的欣慰和深情。
  晚饭的时侯,我话很少,大多是丘栩和霍大哥在侃侃而谈。丘栩母亲时不时的问我三言两语,我的语言能力也退缩不少,显得有些无所适从。其实更重要的是,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。
  阿姨?可她现在的身份是霍大哥的女朋友。
  丘姐?更是不行,她的儿子和我是同学。
  快到晚饭结束的时侯,我忽然觉得自己曾经对霍大哥的称谓是错误的。从一开始,我就把他定位在了大哥的层面,可他却是我叔叔辈的?这样想,心里有些乱,觉得是因为自己,扰乱了很多关系。
  晚饭后早早的去到了顶楼,霍大哥也没多问我,听到丘栩母亲在后面交代卓玛,别让其他的客人上楼来。
  于是,我自己就坐在顶楼的天台上,看着浩瀚的夜空发呆了很久。
  夜初静,人已寐。对面的布达拉宫灯光装点的轮廓,不及白天那般伟岸,却多了一份静谧祥和。遥远的雪山忽隐忽现,月光打在山顶上,像是梦境一般。
  这是在草原上看不到的景色,却如草原的夜晚那般恬静,我依然享受。5年了,我早已习惯在夜晚坐在安静的地方发着呆,让自己达到放空的状态,什么也不去想。
  周围的寒气时不时的逼近,我偶尔会哆嗦下,但却已然习惯。
  我渐渐爱上了一个人的生活,冷时添衣,饿时吃饭,都是自己。因为我不能病了,病了会难受,会脆弱,没人能走得近我心里。
  我起身准备下楼加衣服,一转身丘栩站在我身后,像是站了很久。我打了个喷嚏,尴尬的捂住嘴,对他还是有些生疏:“你什么时侯上来了?”
  “穿上吧,别凉了。”丘栩把早已准备好的衣服披在我身上,“这儿美吧?”
  我点点头,答非所问:“你后来转去哪儿了?”
  “就这儿。”
  “你在这儿上学的?”
  “是啊...”丘栩随意的在我身边坐了起来,像是老朋友一般和我拉起了家常:“我爸去世后,我妈就带着我来了这儿。刚来的时侯特别不喜欢,觉得这儿穷乡僻壤的,丝毫没有生气。不过这些年,倒是慢慢的理解了我母亲,喜欢上了这座恬静自在的城市了。”
  丘栩说着,开了一瓶红酒,倒在旁边的高脚杯里递给我:“喝吗?”
  我接过杯子点点头,“这是你家开的?”
  “算...是吧。”丘栩吞吞吐吐的说着,一口干掉了杯中的酒,惆怅的看着远方的雪山顶。
  5年来我唯一没变的,是对人那份特有的洞察力。丘栩这么简单的几个字,加之隐讳的目光,我分明看到了这个男人背后的酸楚和秘密,却不想要轻易去打破他。而是附和着他一同沉默,各自珍守着心中的秘密,独自回味。
  10/10更新
  在拉萨呆了两个月,除了没有再为多吉他们上课,其他的生活和我在草原并无异样。每天依然生活在放空状态下,多得是那份因为霍大哥收获了幸福而有的欣慰。偶尔白天会独自去布达拉宫周围转转,买上一瓶山脚下的老酸奶,或是坐在广场上喂着白鸽。晚上吃过饭,依然是坐在顶楼发呆,丘栩也会端着红酒上来,陪我喝着一块儿发呆,什么也不说。
  渐渐的,我也习惯了这样的恬静。
  一天早上,霍大哥忽然敲开我房间的门,说是要带我去一个地方。
  上车,出发,到达目的地。
  在市郊的一片林卡,一排整齐的房屋里,传来郎朗的读书声。
  霍大哥停下车,站在屋外说:“里面的孩子,都是来自偏远的草原和山区。”
  我愣住:“草原?你不是修学校了吗?”
  “这些孩子老家,是教育局不能审批下来修建学校的地方,但是不能让他们没学上不是?”霍大哥笑笑,牵着我的手走进一间办公室:“这以后,你的工作地点就在这儿了。”
  忍了十几天的眼泪夺眶而出,霍大哥竟然连我的未来也一同安排好,只是让我更意外的是他接下来说的另外一番话。
  他说:“小娟,你也老大不小了,该想明白的事儿,也都想明白了吧?”
  我点点头:“霍...”
  “你...别叫我霍大哥了。”霍大哥打断我:“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吗?我愿意代替你母亲来照顾你。”
  “那我....”
  “叫我干爹吧。”霍大哥点了支烟,如同第一次见面那般,没有再递烟给我。
  忽然变了称谓我有些不习惯,始终没好意思叫出声。
  霍大哥笑笑:“明天,我和丘栩他妈妈就要去国外了,要不是因为你呀,我们可是早就离开了。”
  “祝您和阿姨幸福。”
  “可是真心的?”霍大哥像个老小孩似的俏皮的盯着我,吐出一圈浓浓的烟雾。
  “真心的。”
  “不过我在临走前,还想要安排件事儿。”霍大哥露出从未有过的坚定:“你和丘栩相处也有一个月了,而我和他这几年接触下来,觉得他是个能靠得住的年轻人。以前我总是想要任着你的性子来,出了什么事儿我能给你兜着。到后来我发现,我老啦,也兜不住了。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你也要听我的。”
  我从来没有见过霍大哥如此决绝的和我说话,那种坚定的目光和语气,让我根本不敢说个不字。但还是有些怯的问他:“您的意思是...”
  “丘栩内地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,你阿姨的意思是,红宾馆交给你来打理。而这以后...看你们的缘分吧。”
  霍大哥始终还是遵循我内心的感受,没有强制性的把他和丘栩母亲的想法以命令的口吻告诉我。只是这样的安排显而易见,他们是想要我和丘栩走在一起。红宾馆是丘栩母亲一手创办起来的,她既然能愿意交给我来打理,心里的想法不言而喻。
  “小娟,你好好想想。”霍大哥重重的捏在我肩膀上:“我也相信丘栩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  后来霍大哥走了,他终于放心的去追寻属于自己的幸福,我松了口气,心里却又落空了不少。霍大哥的离开,也就是从现在开始,我是真的没有亲人陪在我身边了。
  和霍大哥一同离开的,还有丘栩。只不过霍大哥他们是去国外,而丘栩是回A市。
  不过丘栩没告诉我他去做什么,我也没问。
  我再次回到了独自生活的状态,我也已经习惯并且开始享受这样的状态,每天的生活照旧,多了一份对学校的牵绊。而红宾馆说是交给我来打理,事实上所有的事情已经有了成套的管理体系,我只需要每天和卓玛简单的交接些日常就好。
  丘栩的突然回来是我始料不及的,而他带回来的消息更是让我惊讶。还是在顶楼的天台上,还是端着红酒杯,很长时间沉默的丘栩,忽然开口说:“娟,我已经办好霍叔叔交给我的所有事情了。”
  “霍大...哦不,干爹交给你的事?”
  “嗯。”丘栩端着酒杯和我轻碰了下:“皇朝集团的法人,已经从左陌苒变更到你头上了。”
  我手中的酒杯应声碎地,我惊得一身冷汗:“你说什么?”
  “这几年霍叔叔一直在跑这件事,法院已经正式宣判下来了,还有千纤百货。原本就是属于你的,这是潘家欠你的。”
  我大概明白了这些年霍大哥都在做些什么,他在没有放弃寻找我的同时,应该还在和左冲立打官司。当初和左陌苒离婚时侯签订的那些协议,按理说应该算是不平等条约,毕竟照实来算,潘家应有的资产远不止岐山的那套别墅。
  我摆着端酒杯的姿势,手里却空无一物,面无表情的说:“丘栩,我们结婚吧。”
  “好,结婚。”丘栩回答的干净利落,却又好像没有丝毫情感。
  于是我们结婚了,在民政局办理了婚姻登记,一同飞去了美国加州,和霍大哥还有丘栩母亲一块儿吃了顿饭,也就算是婚礼完成。在加州,他们俩比我们还要高兴,也还要激动。
  丘栩母亲说:“凯南,这是最好的吧?”
  霍大哥红着脸和丘栩不停的喝酒,嚷嚷着要我们改口叫他们爸妈。
  我和丘栩还有些拘谨,却也一同端着酒杯,毕恭毕敬的喊着他俩爸妈。
  我不明白丘栩为什么也会答应和我结婚,毕竟婚后的这些天来,丘栩和我一直是相敬如宾,也不曾多说几句。
  而我主动开口说结婚,实则是因为被霍大哥感动到了。这些年他一直在安排,就连接我到拉萨和相处也是在安排我的未来。他老了,我应该让他省心了,他看过的人和事都不会错,既然他说丘栩好,我为什么不能嫁?
  我的生命里已经没有了爱情和亲情,唯独剩下的,也就是霍大哥这份超越爱情和亲情的,无法言说的情感。我结婚了,安定了,霍大哥也心安了。他被我们母女牵绊了大半辈子,是该安然的度过他的幸福晚年了。
点击获取下一章节

鬼谷子

《鬼谷子》,又名《捭阖策》。据传是由鬼谷先生后学者根据先生言论整理而成。该书侧重于权谋策略及言谈辩论技巧。[竹简鬼谷子]竹简鬼谷子《鬼谷子》共有十四篇,其中第十三、十四篇已失传。《鬼谷子》一书,从主要内容来看,是针对谈判游说活动而言的,但是由于其中涉及到大量的谋略问题,与军事问题...

作者:官方好书推荐
标签:公版免费书

江湖道士系列之断命

我姓方,是个游方道士,四处走走停停,以算命为生。 江湖上有很多人都知道我,不止因为我算命,也因为我断命。 我算命很准,所以以前江湖上很多人都来找我算命。 孔子有云:“君子有三畏,畏天命,畏大人,畏圣人之言。” 找我算命的当然不会是什么君子,而我也不是什么前辈圣人之流。但号称知晓天...

作者:云博良
标签:仙侠奇缘

爱到流年落华处

白领小瑜因一次不小心得罪了大老板孔繁,引起了孔繁的注意。自此,孔繁经常以欺负她为乐,也渐渐爱上了这个单纯的女孩。但轻松的感情之路,始终隐藏着一股蠢蠢欲动的命运悸动——小瑜的前男友沈括出狱,夹杂着复仇式的行事风格突入人们的视线之内,黑白两道为之震惊。孔繁与小瑜幸福生活陷入了巨大的危...

作者:白双双
标签:小说

仙剑问情5

冰冻罗浮,无边浩劫。纵然身为刍狗,遭此耻辱,也要誓死逆天!张醒言、上清宫联合四渎龙族、人界妖灵,浩荡杀奔南海!在那里,他们将遇到强大百倍的仇敌。巨猿神将无支祁、熔岩凶妖火焰蛛母、天界凤凰神女绚,无一不是傲视六界的威绝妖神。张醒言和伙伴们能完成几乎不可能的复仇愿望吗?神秘的南海埋葬...

作者:管平潮
标签:小说

后宫甄嬛传4(修订典藏版)

女人之间的斗争,永远是最残酷的斗争。而后宫,是残酷的密集地。我想写的,不过是寂寂深宫中一个关于爱情和斗争的故事。我初进宫的那一天,是个非常晴朗的日子。乾元十二年农历八月二十,黄道吉日。站在紫奥城空旷的院落里可以看见无比晴好的天空,蓝澄澄的如一汪碧玉,没有一丝云彩,偶尔有大雁成群结...

作者:流潋紫
标签:小说

恋上你的劫

她离过婚,被谣传不能生育,痛苦迷茫之间,一场错误的相遇让她对本来厌恶的同行弋阳产生了别样的情绪,高速发达的网络时代,不断变换的动态成为了她与他的交集之所。 他和她本有着再普通不过的业务往来,却因为青梅竹马的胡搅蛮缠乱了彼此的心,他急于逃避迫不及待的给自己找了女朋友来划清界限,却又...

作者:白宝香
标签:现代言情

隐藏